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消失的子彈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wpoktf.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4-06-24 07:54閱讀:
 電影《消失的子彈》上映以后反響還算得上不錯,在觀眾中也有著一定的口碑,自己不敢輕易對一部大片妄加評論。今天閑來無事重新觀看了一遍這部電影,我不敢謬贊亦不敢輕易給這部電影下什么結論,電影之事是電影人的事情,作為觀眾只能以觀眾的角度去審視這部作品,如果有些不恭之詞實屬個人觀點,不代表任何意志成分。

  香港著名導演羅志良傾情打造的鴻篇巨制,影片大牌云集影帝級的劉青云、謝霆鋒,還有內地當紅花旦楊冪的加入讓影片更有點大片的味道,也給廣大觀眾上演了一幕中國版的福爾摩斯探案記。從情節上看,從工廠女工阿嫣的被害設計開始,陰謀和情節在不緊不慢中鋪開,給人留下了一份懸疑直至故事的結局郭追達到目的后的自殺。其中最扣人心弦的是殺人后就消失的子彈,制造了多起殺人案件,被認為是詛咒,是阿嫣回來索命,故事的線索就這樣一步步展開。在看電影的時候總會被一些莫名的東西所羈絆,身臨其境感觸頗深。

  《消失》在故事情節設置上還是可以取勝于其他懸疑片的,加上影帝們的出色表演,讓觀眾大飽眼福的同時感到了中國電影人的努力和進步。情節是電影的生存之本,往往國內電影最大的通病就在于情節的不完整,尤其是最近幾年的大片被人批的一無是處,很多就是因為情節設置不合理。這年頭誰都能當編劇寫劇本,如果劇本不好還有導演在,所以有時候導演也會客串一下編劇,將自己的意志強行加附在作品之中。正如《消失的子彈》里的某些情節,特別是楊冪出演的小云雀這一角色,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故意安排這一角色可能由導演的用意,但是作為觀眾的我并未發現楊冪的角色在整個案情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是串聯還是線索,都沒有。如果勉強的說她在劇中為劉青云的破案帶來一絲線索的話,我們只能說她差點被抓那一段故事上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這正反映了一個問題就是情節上出現某些錯節的問題,相比之下在國外電影里,我們更多的看到的是故事的完整性和環環相扣的情節,很少能夠看到一些所謂的拖沓劇情導致最后無法銜接,最后導演一看“哎呀,時間不夠了,收工!”。電影大都是在講故事,故事離不開故事的完整性,就連那些電影系列像《指環王》、《鋼鐵俠》、《蜘蛛俠》系列的電影,雖然分集敘述但每一集都以一個完整的故事存在,而且這個故事的抒發方式讓人愿意接受。當然,在《消失的子彈》里超過本期同類電影的地方主要是它故事的完整性,讓人能夠感受到這一個連環案件背后的陰謀的細節部分。

  造型和服裝設計方面,無論劉青云、謝霆鋒兩位大俠無論怎樣打斗,絲毫沒有一點零亂的跡象,風衣依然干凈無比,再看他們的發型還是很酷。服裝應該因故事的需要而稍作變化,記得某一年《滿城盡帶黃金甲》曾經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獎提名,看那部電影中的造型設計盡顯帝王之奢華和個人英雄的豪氣沖天。《消失》中一再用舊社會場面當做背景,這是任何一部電影必須做的,可是為什么他們的發型總是很新,這總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不過我們不能過于要求完美,因為完美的東西是無法得以創造的。在《消失》中很多元素都充分的發掘和利用讓觀眾視覺上得到很大程度的滿足。

  我們看那些道具的擺設,以及某些場面的重復出現,營造的肅殺、莊嚴地氛圍還是相當明顯。這些場面的出現增加了記憶功能和對事件的重復功能,很容易讓大家記住這件事情的發生和解決過程。電影之中劉青云不斷地拿自己親身試法,正是因為它具備這種設身處地的精神才使得故事展開更有意義。正所謂“沒有實踐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劉青云在不斷地探索中發現了以往案件的作案動機,直到影片最后正是劉青云不斷地琢磨,在椅子這個道具重復的閃現才使得他發覺其中的蹊蹺之處,這樣使一個本是神的警探一下拉回人的世界,重新思考整個過程,不斷的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就這樣層層推進,直到真相大白。在電影里任何一個道具的選擇都會有他特殊的意義,即使是一把壞了的椅子,保不準它就可以被當做殺人工具來使用,所以細節在電影里也就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仔細觀察任何一個死角,在電影技術不斷進步的今天,有很多情況下對細節的把握都不是很到位。《消失》是一部懸疑片,推理是必不可少的步驟,但凡具備推理的功能都必須是在偵查者細致觀察的基礎上形成的,所以灰燼的顏色、某些人的眼神、首飾動作都愈發顯得重要。尤其是安排小五死這一段,與前階段防彈衣實驗相照應,細致的刻畫出人物在這部戲中的地位。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此時,細節就會主宰整部電影的魅力,層層剝離出那背后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情節。

  對白,臺詞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倘若沒有對白豈不成了一部默片。在影視劇的對白更需要講究細致、語言有針對性、簡潔明了,這樣的話才能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之內完成想要表達的片段,讓每一句話都不是廢話,讓每一個詞語都能夠充分發揮它的話語作用。語言是劇本的生命,在《消失》中語言的使用絕大多數都是恰到好處的,符合一定時間一定背景下的語境。在最后真相大白的時候對話算不上精彩,但也稱得上達意清晰,字字到位。

  音樂的選擇上很符合故事情節的開展以及故事發展下的動作,尤其是在偷聽到局長和老板對話時的那一段音樂的選擇很適合。可是話又轉到情節設置上來,發現這一場景的設置似乎沒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事情暴露的太過于明顯,有些畫蛇添足的意思,讓人不知所謂。音樂在一部電影中能夠充當著烘托氛圍、制造懸念的作用,它如果恰到好處的使用就能夠讓觀眾身臨其境,在這個情節中自我陶醉,自我參與。

  愛情,一個永恒的話題,我們很容易發現但凡我們的大片里總是少不了女人,少不了某些英雄人物的愛情。在《消失》中有兩個女人,一個是楊冪飾演的小云雀、另一個是江一燕飾演的女囚犯,兩個人都承擔著愛情的角色,但最終結局并不一樣。正如我上文我曾提過的一樣楊冪出演的情節很多部分都是多余的,尤其是在這樣一部一男人為主的故事里,她的出現讓這部電影給人的感覺是布局出了些問題。我們在故事展開的時候不能因為愛情而假設愛情,先前沒有先兆,而后也不見了蹤影,真是不知所云。相比之下,江一燕的角色安置就比較恰當,甚至算得上完美,她雖然只是友情出演,簡潔而又富有道理的語言讓人感覺到這個女人在其中的魅力。她和原來的老公以及劉青云的朦朧的關系都安排的很隱秘,讓觀眾百看不厭。尤其在故事結束時她重復著在劉青云走之前的對話。“我是不是個壞人?”“我相信人性本善,我不斷聽犯人的故事,是因為我想知道,好人為什么做壞事?所以你是一個”最后二人齊說:“變壞了的好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留給我的是一段不斷思考的東西。

  電影結束了,我意猶未盡的回想著每一個片段,思考著這個影片的價值所在。任何一部好的電影,都會向我們詮釋一個內在的東西,無論是教育、愛情、童話、愛國還是其他,我們在觀看影片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的去尋找內涵所在。郭追死了,案子結束,原來還是那個不老的結局,“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在我們的母體文化里永恒不變的主題是:因果報應。任何事情都會因自己曾經種下的某種原因,而引起的某種結果,這個結果在人的意料之中,偶然也會出現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但始終沒有脫離命運歸宿的窠臼。郭追的出發點也許有善的一面,可是他惡的一面最終占據上風,讓他精心布置了這個局,局的最終目的是讓他登上權力的高點,也許他會成為前任局長的“繼承者”,當然我們不排除他會成為好的官員。這時候電影就會回到現實,回到和我們身邊的某些經歷相似的情形,我們觀眾嘩然,其意義自然就彰顯出來。做人要厚道,精于算計最后反倒誤了自己那又何必呢。

  撲朔迷離的故事情節、派頭十足地明星云集、精美絕倫的影像制作造就了《消失的子彈》,在中國的影壇上他們的故事注定永遠不會消失。我相信若干年以后看一次這部電影我依然會被其中的很多部分吸引,盡管它并不是那么完美,可它所承載的歷史意義依然會讓我感動。今天子彈在電影里消失了,他們用精彩的表演讓電影的魅力沒有消失。 觀后感 http://www.wpoktf.live/yingping/1562.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wpoktf.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好运连连能不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