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觀后感怎么寫 >

如何專業地寫影評?

來源:http://www.wpoktf.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4-05-25 08:23閱讀:
觀影后,關于演員、導演、服裝等方面的個人感想,如何寫成比較專業的影評?

曾經有讀者問我這個問題,我覺得很容易回答,也很難回答。說容易,愛怎么寫就怎么寫,我從來不認為寫影評有什么N字方針;說難,寫影評跟看電影一樣,是一件非常個人化的事情,很多東西只可意會。本文要說的,與其說是“怎么寫影評”,不如說“我是怎么寫影評的”。
寫影評,歸根結底就是把看完電影后的感受用文字記錄下來。只要你看片時沒有睡著,你對所看影片都會有所感覺:即便是睡著,那也是一種反應,也許能證明這部影片不是一般的悶。影評沒有長度的限制(媒體會有),長的洋洋萬言,短的可以兩三句。有個英文電影論壇舉辦一句話影評比賽,結果有些獲勝者居然將評論濃縮成一個字。我最近編寫《西片碟中碟》這本歐美電影指南時深有感觸,寫短評絕對不比完整的評論輕松。
在成千上萬茶余飯后發表觀后感的觀眾中,坐下來把想法變成文章的是少數,而媒體能采用的更少些。如果幾家有影響的媒體不約而同的用同一種文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影評就該這么寫。比如在美國,主流媒體的電影評論一般在一千字左右(譯成中文)。大約三分之二篇幅是描述劇情,剩余的屬于評價,但評價的方式沒有固定程式。我最初寫影評時受到這方面的影響,落筆自然留下這種痕跡,我覺得無所謂好壞,只是一種風格而已。
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文藝評論傳統長期受壓制的緣故,我們對一些概念界定沒有西方那么明晰,可是我們又非常喜歡條條框框。就說“影評”,什么叫“影評”?狹義地看就是英文中的Film review”。這類文章是寫給看電影的人看的,不是給拍電影或研究電影的人看的,一般發表在主流媒體或影迷刊物。羅杰-是惟一得過普利策獎的影評家,但他的文章非常淺顯,直白到像是拉家常。他很高產,每周可以有五篇評論,但都比較短,翻譯成中文大概就是700字。他的大眾路線使得他成為讀者最多的影評家,全美國有兩百多家報紙授權轉載,而且他每周還有一個電視欄目,每期半小時。跟他相反的如《紐約時報》的艾維斯-切爾,喜歡賣弄辭藻,非把讀者搞得云里霧里不罷休,不信大家可以看我翻他的《黑客帝國2》評論。寶琳。凱爾可能是最有影響的美國影評家,她把電影評論提高到藝術的高度,從60年代到80年代未,她的評論是美國文化的一面旗幟。她的文筆有點像子君,有一種女性的優美,但觀點非常尖銳,有時很刻薄。
我們的影評范疇似乎要更廣一些,有些很感性的隨筆、借助電影的抒情文字,英文中應屬于essay;有一些是理論研究,屬于論文性質,英文應該是film criticism或Film theory。習慣于其中某一類的讀者,往往會對其他類型看不慣——看慣隨筆的會嫌其他的沒有個性;看慣論文的自然會覺得沒有大量專業術語和腳注就等于沒有深度。在我所寫的長篇評論中,《人工智能》和《公民凱恩》都超過一萬字,但前者其實很感性,而后者本來就是一篇論文,只不過我竭力回避論文的風格。假設我把該用的術語全用上,并附上每句話的出處,估計某些學院派會心悅誠服,而該文則會喪失99%的讀者。這是我的局限,媒體多半認為是長處,而大學和研究院則視為“你還嫩點,需要改進”之處。
以前老一輩的評論很像我們中小學里上語文課,先來一段時代背影 ,接著是故事大綱,中心思想,最后是具體分析等等。作為一種寫法,這未嘗不可,但它不是金科玉律。我盡量回避這種作繭自縛的寫法,害怕用一種形式把自己框死。通常看完一部影片后,我會想一下自己感受最深的是什么,也許是故事(如鋼琴家),也許是講故事的方式(如穆赫蘭道),也許是表演(如煞女),也許是攝影或置影(如吸血驚情四百年),也許根本沒有故事,表演等,只是純感受(如雷吉奧的生活三部曲)。一部影片可以談論的東西很多,但應該談論的是那感動自己的部分。填充式的面面俱到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但不會成為好影評。
影評人要不要文藝理論知識?以此為生者有理論基礎當然是好事,但是,在懂一點點理論和不懂理論之間,我寧愿選擇不懂。當剛涉足文藝理論(以及相光的美學和哲學)時,很容易產生豁然開朗的大徹大悟,以為什么事情全了如指掌,殊不知自己學的只是很多理論流派中的一種。每一種理論都有獨到之處,但推到極致都會變得荒廖。
對我來說,怎么寫不重要,有本事寫成詩歌也無妨。重要的是寫的內容是否言之有物。說到這個“物”,里面有太多奧秘。由于我們生長在一個“統一思想,統一口徑”的大環境中,很多讀者不由自主地尋找跟自己相同的觀點。一旦意見相左,便會做出激烈反響。顧小白很少寫review型的影評,但一旦出手一定很精彩,他對《雙雄》的評論也是如此。有網友不同意他的觀點,這也很正常,但這位網友顯然感情受到傷害,因為顧小白說了他偶像的壞話。真是不必,你有不同意見盡可以發表,在網絡時代,已經沒有人能壟斷話語權;但只要沒有“高度統一”的政策,這個世界上就會有形形色色的不同意見,對一部電影的評論更是如此。如果一個人不能適應言論自由的環境,那他最好躲開這個環境或者自己創造一個言論統一的小環境。
《手機》引發的爭議表明,有這種心態的影迷在我國為數不少,首先是崔永元。作為一名該片的評論者,他犯下了兩個大忌:一是你必須看過影片后才有資格評論,否則你的觀點是空中樓閣;二是你可以用任何強烈的語言駁斥該片,如果覺得有誹謗之嫌,可以訴諸法律保護,但他暗示電影局應該禁映(原話是:我甚至不理解電影局為什么能讓他通過還在全國放映)則是一種對電影業極為有害的思維。更可悲的是,在新浪網的調查中,高達40%的人同意他的觀點(也許只是同意他言論中的某一部分。)
讓我們來推理一下:如果崔永元是電影局審片官員,他必定會槍斃該片。如果這40%的網友中有人有權槍斃該片,那么該片就不會問世。這么多人這么樂意剝奪公眾看某部影片的權力,同時又很多人叫嚷著沒好片看。你說這中間有沒有因果關系?能怪誰呢?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調查結果時,真是非常痛心:中國觀眾,我們只配沒電影看,因為我們動不動就要把自己不喜歡的作品給禁了。可以想象,如果這40%的人可以一票否決的話,中國將從此沒有一部電影可以上映,也不會再有一部小說、一張報紙、一篇文章可以問世。要知道,世界上是沒有哪部電影是可以得到百分之百的認同和贊許的,如一個政客得到60%的民意認可,就算很受歡迎的了。如果一個人可以剝奪所有人的選擇權力,那么任何形式的創造都可以休矣。
當然崔永元只是暗示了一下,而且他也不是審片官員,而且他也有發表自己觀點的權利,所以我們的反應可能過火了。不過這種國民心態對于拍電影或寫影評都是一大障礙。十多年前的所謂影評,被淪為圈內說好話的宣傳;現在有些人為了駭世驚俗,故意跟大家唱反調,其實心態是一樣的,都是一種迎合。真正的影評,最重要的是要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感覺沒有對錯,感受一定有反對者,但感受有講道理和講歪理之分,有常態和奇特之分。寶琳。凱爾的觀點80%我都無法認同,她對于斯特里普脖子以下不會演戲的說法,相信大多數電影業人士都不會茍同,但她自有她的邏輯。我不必同意她的結論,但我欣賞她獨特的視角。
一個影評人的真本事不在于人云亦云,而在于發現別人疏忽的佳作,當《雌雄大盜》無人問津時,凱爾為它搖旗吶喊,說《指環王III》是優秀作品,沒有人會因此把你看成天才。(我沒有鼓勵大家故意唱反調)我覺得一個好的影評人,應該勇于推薦遺珠。介紹《指環王》是工作,但當你發現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導演帶領一班不會到處引起少女尖叫的演員拍出一部感人至深的作品,那種快感是無與倫比的,而向大家介紹這樣的作品,也是我們責無旁貸的。 觀后感 http://www.wpoktf.live/jiqiao/932.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wpoktf.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好运连连能不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