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觀后感800字 >

紅色電影《湘江北去》觀后感800字

來源:http://www.wpoktf.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4-09-03 07:08閱讀:
紅色電影《湘江北去》觀后感800字
湘江水滾滾北去,橘子洲乃是一片蔥郁,只是那故人已逝,朱顏已老。懷想當年,潤之一首: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人生無處不青山。喊出那個年代青年的最強音:不死,求己,堅韌,猛進。恰同學少年,因為心懷天下的鴻志,因為嘗遍民間百姓的疾苦,因為堅信中華名族的復興。孔老夫子說過:苛政猛于虎。湖南有個張敬堯,全中國有個北洋政府,中國黎民百姓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民不聊生,生離死別,慘不忍睹。此乃吾神州?此乃吾赤縣?
這樣一個黑白不分的年代,一批以潤之為首的愛國青年發起了愛國求真的運動,他們練體魄,讀新刊,充實自己的思想,猶記得他們于岳麓山下裸身沐雨,引吭高歌,壯懷激烈。救國救民可不是意氣用事,需要武裝思想,于是毛澤東,肖子生等熱血青年到北京求學,經過了與李大釗,陳獨秀,胡適等人的接觸,經過了對馬克思主義的閱讀和思考,他們逐步對救國有了更理性的理解。毛澤東不再受他人幻想的鼓動,已經能自我控制。通過對李大釗先生贈與的書籍的深刻研讀,加上對廣大湖南農村的社會調查,更加堅強了毛澤東的革命信念,他們反復思想斗爭中決定俄式的發展模式最符合中國的國情。只要主義真,砍頭也不怕。
在影片中,我們還看到了一位美麗而堅韌的女性——楊開慧。她是毛澤東最堅強而柔軟的后盾。一身紅袍,給我的印象尤為深刻。在1930年,楊開慧被國民黨捕捉坐牢,面對嚴刑拷打,她堅貞不渝,大義凜然:我死不足惜,愿潤之的事業早日成功。這位為中國革命事業獻出生命的杰出女性,很讓我敬佩。
中國之革命,任重而道遠。湘江北上,是一個歷史的起點,中國命運的起點。正是湘江邊的一批熱血青年,愛情求真,心懷黎民,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巨浪,堅信正義永存,光明永存。對此,我想起了魯迅的一句話: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近代中國飽經恥辱,有多少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后繼。四萬萬人齊落淚,天涯何處覓神州?我們為什么如此?只為夢中的神州,只為驅除鬼怪,只為振興中華。所以湘江北去僅是個開始,中華復興之路仍在繼續,你,我,還有千千萬萬的當代青年,加油!加油!

紅色電影《湘江北去》觀后感800字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萬類霜天竟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這是一代人的迷惘,不知道歷史的腳步改何去何從。勞苦大眾,沒有溫飽,沒有地位,有的只是那無情的剝削。還記得那個全身素縞的男孩及他的父親,我們忿忿不平。一條人命與十元大洋加兩小袋糧食的交易,這就是普通勞苦大眾在統治者眼里的價值。還記得那一雙雙渴求的雙眼,那稚嫩的聲音:“先生,我們何以救國?”
這是一條江和一個國家青春的記憶。毛澤東、蕭子升、蔡和森等一幫湖南熱血青年抱著救國救民的理想一同來到北京。在北京,毛澤東結識了陳獨秀、李大釗、辜鴻銘、胡適等文學巨擘。
陳獨秀他愛國,恨國。恨賣國求榮的政府,恨自己還沒有充足的能力救國。愛這片生他育他的土地,愛千千萬萬的同胞子弟。“愛它做什么,管它做什么,不愛也罷,不管也罷,忘掉更好。”即使語氣是那么的決絕,我們還是能聽到他內心的聲音。這是氣話,這是憤慨,這更是他對祖國的愛。每每講到起頭,他總是不由的讓杯子,而他卻不記得這樣的行為,因為那是不由自主,那是內心最真實的情感。就山東主權談判失敗后,他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不滿。他在奮斗,他是個勇士,他不容許中國再這樣消沉下去,他要喚醒十萬萬中華兒女的愛國心。
毛澤東深受陳獨秀、李大釗等人的影響。從一開始的“不死、求己、猛進、堅韌”到“生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他認為革命是要的,波濤洶涌是必須的,不做奴隸只有反抗。時值陳獨秀被捕,為了聲援北京的運動,毛澤東創立了《湘江評論》,他為《湘江評論》寫下一段氣勢磅礴的創刊宣言。“不疑者疑,不取者取,不畏縮者不畏縮了。”“世界什么問題最大?吃飯問題最大。什么力量最強?民眾聯合的力量最強。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軍閥不要怕,資本家不要怕。”毛澤東匯入了這條江河中,開始了他史詩般的革命生涯。
電影的最后楊開慧犧牲了,她那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戛然而止,而她的精神卻一直與我們同在。“我死不足惜,愿潤之的事業早日成功!”深深地烙印在每個中國人心中。

紅色電影《湘江北去》觀后感800字
“做教員就是要為人師表,是表率的表,是思想和行為的表率。”在一個簡陋的小學堂里,毛潤之激動地為孩子們講道:“中國和帝國主義的戰爭,就是要愈敗愈戰,為中國崛起而戰。”影片的最初,以此幕情景為契機切入,引出了少年毛澤東的故事。
其中有一段,潤之與蕭子升等人在雨中暢淋,何胡子有感而抒:“江江江,蓋其有情既無情,風雨呼嘯,直射湘江,聞墨四水,大陸龍蛇起,乾坤一少年,鄉國騷擾盡,風雨送征船,世亂吾自治,為學志轉堅,從師萬里外,訪友入文淵!”
不久后,潤之乘船去武漢,為赴法留學之事北上,并探望恩師楊昌濟,臨走前,孩子們都奔來為這位僅當了兩個月零七天的教員送行。懷揣著救國為民的熱切希望,潤之一行人來到了北京。
“一個人要有自己信仰的主義,樹立一種貫穿自己一生的思想,一個人犧牲自己的利益可以,但犧牲自己的主義不可以,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也。”再回想,楊老當年講授課業時所道的話語,潤之心中思緒千萬。
毛潤之第一次見到李大釗先生的場景,十分有趣,先生正依著潤之寫的強健體質的的書作相應的運動,正謂是武風不振,民族之體質日趨輕細,欲救國,必先提倡武風,強健民族之精骨,最終實現挽救民族之危亡之大愿景。
再便是,胡適先生正在為學生們授課,一番陳詞,慷慨激昂,振奮人心。沖進學堂的一個學生帶來了‘喜訊’——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了然而一戰的勝利,卻未能讓潤之和各位革命有識之士舒展愁顏,中國的局情卻是愈發復雜,不容人絲毫懈怠。
而湖南一面,傳來了母親病重的消息,潤之踏上了返鄉的火車,臨別前,同學們在站臺前為他餞行,慧知則趕來送了他自己寫的詩句,并以詩相約冬季再見。“高誼薄去霞,溫和德行嘉,所貼嬌麗菊,今高獨開花,月夜幽思永,樓臺入暮庶,今年飛雪時,能否至吾家”這幾句詩詞,也仿佛潤之與慧知的情愫,淡淡的,悄然地升起。
1919年5月4日,蕭子升等人與眾位北京的學子們一同進行了轟轟烈烈的五四運動,大聲吶喊,為堅持主權,反抗帝國主義赤裸裸的國土侵占而吶喊,“寧肯玉碎,勿為瓦全”!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星火正緩緩燃起,一位偉大的領袖的故事,才正拉開了序幕…… 觀后感 http://www.wpoktf.live/ghg800z/2598.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wpoktf.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好运连连能不能玩